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见面第一眼,王艺瑾就亲昵地叫我姐姐,还自嘲笑起来“真的很丑”。


节目中,很多女孩都大胆表达过自己对第一名、对成团的渴望。


王艺瑾没有,她说自己很佛系,觉得很多事情没法强求,是你的就是你的。

希林就不一样了。

有一期,节目组请学员回应舆论争议。


希林手里的纸条上写着,“希林娜依•高,有创始人说你虽然实力很强,但是外形却不符合女团。”


她看到这个问题说:“噢,是个犀利的问题呢。”

采访那天,希林告诉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好看的,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一个问题。

昨晚刚播出的第三次公演,希林哭了。


她说密集的彩排和通告挤占了她的全部时间,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休息,导致彩排那天她忘了动作。

节目快结束了,她们要抓住在这个舞台上被聚光灯照耀的每一刻。


在这样一个偶像更替快速的年代,被看到很容易,被一直记住却很难。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以下是希林娜依·高自述


把野心写在脸上


入营前,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中上游。我不想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毕竟也是第一次参与女团的比赛,不能一下子把自己逼到很紧。


但是,当我一步一步尽力突破自己之后,名次方面的反馈让我对自己有了更高的要求。

第二次公演时,我们vocal组相对dance组而言会轻松一点,不需要每天练到大汗淋漓。


有天早上化妆的时候,我的室友许潇晗背了一个包,“暴走”推门进寝室了。原来她刚练完舞,练了一个通宵。


那时候就觉得她好拼,感觉自己还要再加把劲。我也想要有这种很热血,很有劲的感觉。


在《创造营2020》,我的每一次选择都是在冒险,在挑战自己。我是一个很好面子的人,我如果失败了,就会很没面子。


每一次选择前,我都要想想,我要不要保面子,还是豁出去。


当我每次豁出去都获得成功时,那种幸福感实在是……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我把面子抛得最彻底的一次还是主题曲考核,我选了一天班。


太多人都不敢相信我选一天班,因为我从来没有完整唱跳过那么长的一首歌,心里很没底。


如果挑战不成功,按照赛制,我就直接进入板凳队了。

但我为什么要冒险?首轮个人战battle时,我成功晋升“最强声乐担当”,坐上首发成团位。


但是我们队伍在团队比赛中输掉了,我又掉到板凳队。


所以主题曲考核时,我知道我掉下来我得回去,我就是得做到,不然的话,我就不能放过自己。

一天班练习快结束时,我整个人已经“不在了”,感觉我在神游,我是谁?我在哪?


我记得还剩半小时练习结束时,我瘫坐在地上,快哭了,我好想睡觉,但是我还得继续练。

我如果认准一件事,我一定要把它完成,做到自己满意。比如练习的时候,我会骗自己,练习完这两遍就休息。


练完音乐又响了,我就自然而然地又跟着跳。

第一次排名我拿到第一名后,我的压力反而更大了。很多学员都非常渴望第一名。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所以大家都会更加努力追赶。这个时候我要是松懈,不再加把劲的话,我肯定保不住第一名。


我是一个胜负欲很强的人,想要保住我的王冠,我就必须让大家看到,我是配得上这个位置,我值得继续留在这。

其实,我是一个惧怕镜头的人。


小时候,有一个纪录片导演想拍摄记录我的家庭生活,每次摄影师拿着镜头拍我,我就会躲起来,后来纪录片就没拍成。


我平时拍vlog都不拍自己的脸,都是拍别人。

我分析过原因,因为我更喜欢舞台,喜欢有真正的观众在下面看我表演,我享受这件事。


镜头不够真实,会歪曲,我会顾虑自己呈现出来的画面。

但是,来这之后,我告诉自己,时时刻刻都有镜头对着我,我就是要克服这个。


镜头怼你,你就怼镜头。

《创造营2020》的slogan是“敢,我有万丈光芒”,我觉得我就是我们的slogan本身。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可能有人会觉得我太狂,但是我觉得人如果没有抱负心,不逼着自己去做一些挑战极限的事情,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别人会怎么看我,我觉得无所谓。

但是我也在成长。


以前我是比较自我为中心的人,想要冲到最前面,想被所有人看到,想站在灯光最亮的地方,成为焦点。


那时候可能太幼稚了,还没有长大。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现在,我觉得还要考虑团队。要在考虑大家的前提下,去做到让自己、让大家都足够闪耀。


比如第二次公演分part的时候,我没有先分自己喜欢的部分,而是考虑整首歌该如何分最合适。


我现在好想念大学生活。我在伯克利音乐学院学自己喜欢的专业,一点也不枯燥。


每天唱歌,和特别棒的乐手一起搞乐队、写歌,连学乐理都觉得好好玩。


我记得我之前在网上发了一个感叹,好庆幸,我爱上的是音乐,真的太棒了。我对音乐就是上头,这辈子我啥也不想干,就想干这个。

小时候我的嗓音挺细的,但是我喜欢艾薇儿,我从小模仿她的摇滚唱法,所以嗓子越唱越哑,现在偏欧美唱腔。

对于这场比赛,虽然有压力也很累,但我享受这种痛并快乐的感觉,让我觉得很充实。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以下是王艺瑾自述


我不在乎别人说我胖

很多人对我说,王艺瑾,你怎么是这样的人。因为我笑和不笑完全是两个人。

我不笑真的很丑,姐姐你都可以写,我不在乎这个。因为我的嘴角往下,你看我不笑,看起来很凶。

但是别人跟我熟了,会觉得我怎么是这么神经大条、外放的人。我朋友每天都在笑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笑我,我怎么了。


我在节目里模仿过刘些宁、郑乃馨、刘梦,大家都觉得像。我没有特别去观察她们,你不觉得很明显吗?


刘些宁说话那味儿,我说你怎么说话像个外国人啊?还有人说她说话破音。


我就模仿她,她就笑,她超开心的。后来大家都开始学她。

最近我在营里模仿蔡国庆老师唱rap,她们听了就笑。


我是学音乐剧专业的,演唱是我的强项,但是我没有系统学过舞蹈。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来《创造营2020》之后,有那么多厉害的舞蹈担当。但我有啥压力呢?我怎么跟人家比呢?有啥可比性呢?

尽管如此,主题曲考核时,我放弃了最安稳的五天班。


我觉得必须逼自己一把,不能永远站在舒适圈里,太舒服就没有意思了,所以我催促着自己选择了三天班。

万万没想到,主题曲这么难,歌词很碎,记不住,确实有点“烫嘴”。但是郑乃馨、拉娜这些外国学员都选三天班,我凭啥不选?

第二次公演,我们队伍的曲目是《Manta》。


要是以前,一天半我能学下来这个舞,根本就不可能。当时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老师也很崩溃,说艺瑾你好好记,你这个舞蹈走位是所有人里面最复杂的。我就想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自己。

糟糕的是,我的记忆力差是出了名的。根本就记不住,我自己快气死了。


练习的时候,我就不睡觉,睡觉是什么?不知道。


一直在跳,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只有形成了肌肉记忆,才能记得住。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在《创造营2020》的每次选择,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心里打鼓。


但是我会安慰自己,如果今天没有勇敢站出来,明天一定会后悔。


所以我现在不管结果怎么样,哪怕我失败了,我日后想想不会后悔就行了。

其实《创造101》我就来面试过,但是我失败了。我当时挺胖的,那个腿,快把裤子给撑爆了。


那段时间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前走。我后来也想通了,所有的事尽力去做,不要害怕,不管做到什么程度。

我一直相信,这个东西是你的,它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怎么抢也没有用。我比较理性,对自己的认知比较清晰。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这次我能排名到前列,会有一些压力,但更多是给我一些信心。

至于我以前比现在胖这个事,我不介意别人说我胖,那是以前真实的我,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我一直在减肥,但是我总是减一减就反弹。我胖的时候没有因为胖而自卑。


我觉得胖的时候我也不丑。很多人说小胖子性格比较好,我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这个,我性格比较外向。


101系女团选秀,最后都有同一个结局


我来这里第一周,觉得时间过得超慢,度日如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想比赛结束。


如果我下半辈子每天过这样的生活,跟她们一起——当然得有手机,我觉得完全OK。


我真的做梦都没有想到,我有一天会这么留恋这里。

在这里,快乐变得很纯粹,很简单。比如大家今天把舞蹈队形排好了,就很高兴。


或者明天食堂早饭是糯米鸡,大家就一哄而上。

我其实是一个很少哭的人,非常摩羯座。


但是在这里,我变了,我变得有更多的情感和情绪的表达,悲伤、快乐都放大了。


和这么多女孩子在一起生活,我也更能感受到别人的情绪。


有一次录制,我是主持人,有一个环节是给家里人打电话,有个妹妹打电话的时候哭的控制不住。


我觉得她应该是很想家了。


结果导播一直cue我,让我去采访她。我觉得我不要采访人家了,人家都哭的那么难过了。

在我心里,每个女孩都是与众不同的。而我可能是一个团队里生活上的气氛担当。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我在的地方,大家一定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