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培生:把“雎鸠”翻译成鸭子,外国人还怎么感受中国诗词的美?

本文大概2300字,读完共需3分钟


编者按:早期俄罗斯人把“关关雎鸠”中的“雎鸠”,直接翻译成鸭子,这读了之后,还怎么感受到这首诗的美感?前驻哈萨克斯坦大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姚培生在由人大重阳与观视频工作室合作打造的“重点思维”栏目中继续分享驻外工作时的有趣故事。

老外居然把“雎鸠”翻译成鸭子,大使直呼还能感受到诗的美感吗? - 西瓜视频


姚培生:把“雎鸠”翻译成鸭子,外国人还怎么感受中国诗词的美?

【重点思维】姚培生:中国古典文学的对俄交流

今天,姚培生大使想和我们聊聊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问题。

虽然干了那么多年外交工作,但姚大使对那么优美的中国古典文学没能走出去,感到很遗憾。

比如他就看到,虽然俄罗斯人翻译了许多中国文学作品,但在翻译效果上却差强人意。他举例说,早期俄罗斯人把“关关雎鸠”中的“雎鸠”,直接翻译成鸭子,这读了之后,还怎么感受到这首诗的美感?

所以后来他也亲身参与进了一次翻译工作,与一些俄文母语工作者、诗人合作,出版了一本《画说宋词》,将宋词翻译成俄文,尽量做到准确又有美感,这样才能让俄语读者感受到中国文学的真实美感……

姚培生:这是《画说宋词》中俄文版,不是我个人翻的,是跟俄罗斯的文人、俄罗斯的诗人,还有吉尔吉斯斯坦专家,我们四个人共同翻译了这本著作。

大家知道翻译古典文学不是个简单事,我一个人还翻不了这个东西,因为我的母语不是俄语,汉语我当然比他们强,我的合作伙伴他不懂汉语的。

为什么搞这个书?我讲讲由来,因为我很早在苏联工作的时候,看到了他们翻译的大量的中国古典作品。

包括最难翻的《诗经》《唐诗》,甚至《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他们全部翻成了俄文。

苏联翻中国古典文学是世界上翻得最多的,它不是从苏联开始,而是沙俄时期18世纪初他们就开始大量地翻译中国的经典,比如说《三字经》。

《三字经》他们在100年中翻了几个版本,还有其他一些经典著作,比如历史上说叶卡捷琳娜读了中国翻译过去的古典文学,她很称赞,而且她觉得给他们了一种启示。

那么我也看了一些翻译的东西,毕竟汉语不是他们的母语,他们理解上出了问题。

翻译里面叫信、达、雅,信就要准确,达就是通顺,雅就是词语美好,咱们叫文章优美,就三个标准。

但第一位最重要的是准确,你不能把原来比如说黑的把它翻成了白的,本来这个主角是男的不应该是女的,他把它翻译成了女的。

比如说苏轼给他弟弟写的信充满了兄弟感情,他们不知道这个作者的话,以为这是情书呢,苏轼跟他兄弟关系好,历史上是罕见的。

所以很多作品不了解背景,翻译就要出现达不到准确的。

那么我为什么搞这本书?因为苏联翻宋词少,他们翻诗歌,比如杜甫、李白的诗翻得很多,翻李煜、李清照,或者其他一些名人,比如辛弃疾、陆游的词也很多。

但是宋词那个时代作家很多,有的虽然一生写了这么几首词,但是也很有阅读的价值。当时我正好看到出了英文版的宋词,但是没有俄语版的翻译,那么我就要尝试一下。

工作我早就想做,在任上的时候是没有这个力量去做,精力是搞外交,不是搞文学创作,更不是搞翻译。

这本书搞出来应该说非常成功了,是我们国内第一本合作翻译古典文学的书,这里面的画,都是画家专门为每一首词配的,既有现代的味道,又有古典的气息。

我俄罗斯一个朋友他拿到这本书以后,说我搞了几十年的书,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一个是封面,里边100幅画,配得都非常到位。

所以2018我还得了一个文化交流方面的奖,是国声智库发给我的。我们国内当时是15人得了奖,就搞对外文化交流的,我是其中一个。

翻译这个事情是很艰苦的,也是非常严肃的,不是说拿来查查字典几天就翻译了。

有时候翻译一个词,半个月我都想半天,因为对方是不懂中文的,即使懂,古文古文他更不可能懂。

那么首先我要把准确的意思要翻出来,至少搭个毛坯房,然后叫我的合作伙伴修饰出来,他是个诗人,修饰出来它就是一个诗歌,这个词有这个味道。

比如说《诗经·关雎》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他们俄罗斯人苏联人开始翻译的时候,关雎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鸟他弄不清楚,就把它翻成鸭子。

那显然不是鸭子,这是一种外形非常美丽、叫声动听,必须要符合这两个条件。因为古人写这首诗他不可能写上一个图,关雎是什么东西是吧?

我最近前两天买到一本书,又查了一下这个关雎。第一个注释就注错了,他把它注成鹰一类的东西了。

鹰是既不好看,叫声也不动听的,那就不符合这首词的原意,所以我要做的工作要至少能在意思上不要有严重的扭曲,基本上做到正确,但是这是很难的事情。

【重点追问】因为中国古典文学是重意境的,咱们怎么做好能把这种意境尽量地让俄罗斯人去多了解它?

这事情一个人两个人是做不好的,我们国内第一需要重视,文化界、翻译界要重视这个事情。

就像现在翻译古典文学的,迄今为止俄语方面就我一个人,没有人搞过这个事情。

不是学外语的人统统去做这个翻译,这不现实。但是要有一些有志于做文化传播的人。

上海大学有一个赵彦春老师,他强调古典文学要“以诗译诗,以经译经”,就是说《三字经》三个字,它英文也是三个字。

我看他的英文翻译,还是蛮到位的,这是种多创新的事,让外国人看到原来中国的诗是这样的。那么不是解说性的诗,他也用了一些意译的东西。

所以这个东西要有人重视,一两个人怎么能够把我们古典文学传播出去呢?首先你必须喜欢古典文学,中国的古典文学太有味道了,那真是我们叫是读不尽。

你们不知道看过《阿房宫赋》没有?那种夸张的手段,是真的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想象力非常丰富。

阿房宫实际上没那么壮观,但他用的词是充满想象力的,这对我们学习写作的人有很多好处。

如果能把这种文章翻给外国人看,我想可能现在没人翻,太难了,那太难了。

两种语言绝对等同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我们要做的尽量接近,完全一致不可能的,毕竟是外语,否则没有差别了。

现在我是希望年轻人能够多读我们老祖宗的东西,不要去一概否定。

所以我未来几年就要把《唐诗》《诗经》《宋词》重新做个版本,这本书也不能说最后到此为止了。

最后看一下,词和诗有什么区别呢?

诗是押韵可以做到,词它有句长短,虽然它有押韵,但长短不一样,俄语翻出来现在每句话都一样长,那不符合。

所以我以后还要重做这个事情的,反正这是第一个尝试。

人大重阳公众号

微信号 : rdcy2013

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姚培生:把“雎鸠”翻译成鸭子,外国人还怎么感受中国诗词的美?